新疆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获刑20年 帮221人升职 谢

更新时间:2021-02-08

  原题目:新疆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获刑20年,行贿帮221人升职调岗

  如:谢晖利用担任自治区劳动教养管理局局长、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局长职务上的便利,为金某在工程承揽、工作安顿、职务提拔、结算工程款等事项上提供赞助。先后多次收受金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14万元。

  而据此前《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谢晖案发后,在其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引发强烈“地震”,劳教、监狱系统多人涉嫌违纪守法。本案中,共有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置、4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罚。

  在对谢晖立案审查前,纪检部门已控制其涉嫌收受张某等3名私营业主650万元人民币,兑换外币480万元,将2000余万元交由张某等保存的违纪事实,其余波及收受私营业主及干部贿赂、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持有私藏弹药等违法问题,均是对谢晖审查期间,其自己如实供述的。

  据公开材料显示,谢晖历任新疆乌苏劳教所党委书记、新疆劳动教导管理局局长、监狱管理局局长、新疆司法厅副厅长(党委委员)等职务。

  不外,汹涌新闻查阅判决书发明,公诉机关在起诉时,并未就谢晖所供述的非法持有、私藏弹药行动提出控告。

  最终,乌鲁木齐中院审判决被告人谢晖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四百五十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履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力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四百五十万元。

  谢晖把“会来事”、会找关联的人作为“本人人”委以重担,而那些真正有本领、能干事的人却被“晾在一边”,构成了不送就不位子、就得不到重用的政治生态。

  而两份针对谢晖的举报信,也在2013年、2014年传播于网上,举报信内容重要是谢晖强行插手监狱系统工程项目,大肆腐朽。

  判决书显示,1997年至2013年,谢晖应用担负自治区劳动教养治理局局长、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局长职务上的方便,为郑某等监狱系统、劳教系统跟司法厅共计221人在职务提携、工作调动事项上供给辅助,收受上述职员给予的财物人民币828余万元、美元3000元。

  新疆自治区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出具的《到案经由》称,依据人民举报反应谢晖的问题线索,经纪检部分初步核实后,发现其涉嫌严峻违纪。2015年6月30日,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研讨,决议对其立案审查。

  2017年2月27日,乌鲁木齐市检察院向乌鲁木齐市中院提起公诉,指控谢晖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该报道称,2002年1月至2010年9月,谢晖任自治区劳教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采取给机关相干业务部门部署或直接给所属劳教所主要负责人打召唤等方法,致使全疆劳教系统66项工程未进行招投标就动工建设。

  谢晖的所作所为终极造成自治区劳教、监狱系统党内政治生涯不畸形、不健康,体系内“圈子”风行、“山头”林破、拉帮结派。选拔靠上级、办事靠关系,送钱送物“搞定”所有,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矩”,很多干部身心压制、无心干事。

  谢晖案发后,在其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引发强烈“地震”,劳教、监狱系统多人涉嫌违纪违法。本案中,共有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报道称,2019死公式五不中,因为谢晖这个一把手背面示范作用,影响和带坏了自治区劳教、监狱系统的风尚。一些党员干部尤其是党员引导干部纪律、规则意识淡漠,重人情轻轨制、讲实惠忘纪律,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均要有所表示,甚至是“正常表示”后,还要“深入表现”,遵守所谓的“潜规则”。

  致使公共财产损失过亿,数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法院还判决,本案办案机关扣押的所有涉案现金、贵重物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承追缴。

  澎湃新闻梳理该判决书发现,新疆监狱劳教系统、司法厅共有221人曾向谢晖行贿共计八百多万元,以求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方面得到关照。

  11月2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谢晖案审讯决书,该案于11月6日由乌鲁木齐中院宣判,谢晖被判构成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四百五十万元。办案机关拘留收禁的所有涉案现金、珍贵物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不足部分持续追缴。

  判决书显示,新疆自治区纪委出具的《对于谢晖的到案及违纪款收缴情况解释》称,截至2016年8月8日,谢晖案已收缴违纪款新加坡币390万元、美元58.9662万元、加拿大币40万元、港币50.403万元、欧元2.052万元、英镑0.38万元、澳元0.1万元、人民币4088.468618万元。

  判决书显示,谢晖还犯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所涉金额甚至超过其受贿所得。

  法院还审理查明,2012年7月,谢晖在担任新疆监狱管理局局长期间,不当真实行职责,在明知海南博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获得《建设工程计划允许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以及《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并且资信不良的情况下,轻率批准决定与该公司签署商品房集团预约合同。

  2015年7月22日,中纪委网站宣布了谢晖的落马新闻,称其涉嫌重大违纪,正在接收组织考察。同年12月29日,谢晖被刑拘,后于2016年1月16日被拘捕。2017年4月25日至26日,谢晖案休庭审理。

  被指严峻损坏政治生态

  谢晖归案后,经审查,其家庭总资产共计人民币9374余万元,家庭总支出为269余万元,家庭总收入为436余万元,受贿所得4228余万元。谢晖家庭财产显明高于其正当收入,有4978余万元不能说明其来源,差额特殊宏大,其行为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在谢晖任监狱管理局一把手的两年多时光里,收受数百名干部职工的礼金近千万元。2012年4月25日该局一份干部任职文件中,一共21人提任职务,其中给谢晖送钱“表示”的竟达17人。

图为谢晖接受组织审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供图

  2010年9月至2013年6月,谢晖任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全疆监狱系统工程项目共108项,均未公然招标,大多采用邀标情势发包,部门名目甚至直接指定承包方。

  尔后,谢晖于2012年7月至2013年4月期间,在付款前提不成熟的情形下屡次草率同意批准将大局部购房款支付给该公司,以致公共财产造成经济丧失1.2696亿元,谢晖此举形成玩忽职守罪。

  2013年6月,谢晖分开了其工作27年的监狱劳教系统,调任新疆公安厅党委委员,于同年7月出任该厅副厅长。

  谢晖案一审判决显示,法院审理查明,谢晖利用职务,在承揽工程、结算工程款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因而受贿的金额近三千万元。

  “独立王国”:工程不公开招标,帮221人提拔、调动

  此外,通过利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事项纳贿,也是谢晖的一大“收入”来源。

  生于1963年的谢晖出生中学老师,发迹于监狱劳教系统,落马前系新疆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

  2017年3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发报道称,谢晖主政教育矫治局(原劳教局)和监狱管理局期间,此两局如“独立王国”,在人、财、物等方面长期独立于司法厅之外。

  收受别人财物共计国民币4228余万元,有4978余万元不能阐明其起源,给公共财产造成经济损失1.2696亿元。这是新疆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案审裁决书中的组数字。

义务编纂:时鑫

  磅礴消息留神到,谢晖案判决书显示,他落马系干部举报的成果。

  2017年3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谢晖任内的监狱管理局、劳教局,干部晋升不问品格、不问才能、不问政绩、不问民心,只有肯送钱就能被提拔重用。

  在监狱劳教系统工作27年,被大众举报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