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没成为欧洲那样的福利国家?答案眼花

更新时间:2019-03-04

美欧福利国度大分流的根源

她给人们展示了一个令人脑洞大开的故事版本。两次世界大战间的美式过剩造成了巨大的灾祸性结果,其中尤以农业局部受创巨深。由于中西部农业州把持议会中的关键票仓,因此任何政府的应答举措一定是亲农的。由此引发的税制安排跟金融轨制建设使得战后美欧走上了不同的福利国家之路。

因为美国农业的巨大范畴,美国农民的利益无奈像欧洲那样仅仅依靠贸易保护主义来捍卫,更多要通过拉动内需来消化,而财产集中在富人手中被认为是内需不振的主要起因,由此导致美国在制定法律和政策时倾向于对花费者让利,而对财产领有者征税。反映到税制构建上,则体现为收入所得累进税大行其道,而针对销售和破费的累退税(指按同一比例纳税,故实质上包袱能力高者累赘率低)则裹足难行,即使日后美国农场主不复昔日强势也是如此。

文/苏琦

对美国政府是否无为而治,莫妮卡·普拉萨德斩钉截铁地给出了否定的谜底。在她看来,美国不仅远不是无为而治的国家,而且对经济的管制能力很强,参加很深。无论是反托拉斯法,还是长期的金融严监管,无不凸显了这一点。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美国政府的管控才能不在欧洲之下,也堪称大政府,又有着一流的民主,为何没能发展出欧洲式的福利国家呢?普拉萨德对此给出的答案是,强国家才干未必导致普惠的成果,反而会导致利益调配向某些好处团体倾斜,而管制不当还会强化这种倾斜。

当提到美国强势利益集团时,人们心目中浮现出来的更多是金融跟工商资本。但在普拉萨德看来,一度强大的农夫国家主义才是形塑古代美国政经制度的富强推手,至今历史遗绪不绝。

至今历史遗绪不绝

作为世界首富的美国为何也同时占领“当先”的贫富分化水平,仅仅是因为为富者不仁,抑或是美国采取了对富人更有利的政策?美国相对于欧洲在福利供给能力方面的不足,是因为美国政府和社会更推许市场优先、政府无为而治的准则吗?对上述问题,人们给出了莫衷一是的答案,令人眼花撩乱。敢于就上述老生常谈给出新见解者,无疑具备相当的学术雄心。美国青年学者莫妮卡·普拉萨德凭借《多余之地:美式富余与清苦悖论》一书,就充分表现出这样的雄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挂牌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